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迷局评测6人情感本《古镜奇谈-月染长安》

发布时间:2020-09-27 18:52   浏览次数:次   作者:admin

简介:道德三皇五帝,功名夏侯商周,五霸七雄闹春秋,顷刻兴亡过手,青史几行名姓,北邙无数荒丘,前人播种后人收,说甚龙争虎斗。
据《史记-轩辕本纪》载,帝与西王母会于王屋,铸镜十五面, 法满月之数,此世间筑镜之始也。而后世易时移,沧海桑田,轩辕古镜散佚于九州,千百年来,不知引出多少荒诞不经、悲欢莫名的故事来。
列位看官,今天的故事,就缘起于黄帝铸镜的三千年后,九州东土的新罗国。
新者,德业日新也。罗者,网罗四方也。故淤川东土之国,名为新罗。其国地处军事要冲,北据高句丽,东临倭国,西接百济,自古以来,一直是强敌环饲,兵戈不休。唐高宗年间,新罗迎来了中兴之主,善德女王自继位起便蓄意革新,学习汉制,通过纳贡称臣来寻得大唐庇护,终于在辽东三国中渐渐一家独大起来。
然而人心不足,世事难料,在与大唐联手覆灭高句丽后,新罗竟为争夺领地向大唐开战。这一战双方国力悬殊,新罗很快就败下阵来。为止息兵戈,新罗于上元灯夜,派世子带领使臣队伍至大唐谢罪。一行人带着此次朝贡的高句丽国宝,来到万国来朝的长安城,下榻大唐接待外宾的最高机构——鸿胪寺。
日渐西斜,钟楼的钟声开始敲响,一百零八坊间花灯渐次亮起,一簇簇火树银花映衬着这光彩万千的婆娑世界。
正可谓是:
十年磨剑,斩不断旧梦鸳盟,五色丝线,演不尽百态人生。
黑白博弈,须臾间灯萧火冷,飞花易逝,怎奈何苦雨凄风。
夜雨霖铃,终换来半生枯等,三世浮屠,不过是黄粱一梦。